三四小說網 > 玄幻奇幻 > 邪王輕輕愛:王妃帶球跑 >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惹不起的大人物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有了身孕,這唐喻斟胡說八道的水平倒是十分高超,就連拒絕的理由都這么別出心裁的么?一眾地頭蛇原本就是求財,拿了銀子便直接離開,只剩下顧灼華愣在當場抬頭看向唐喻斟。

    “我本來以為你是個正人君子,誰知道......說謊連眼都不眨。那些地頭蛇還真吃你這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一時間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說辭,人走了就好。希望這一錠銀子能幫助我多了解這盛德,也免得回去后又被唐風松戳脊梁骨,說我自幼錦衣玉食沒見過世面。嫣兒混跡民間,可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混跡民間這話可是假的,她自小在垂云閣長大,離開垂云閣就直接住進侯府,根本談不上混跡民間。好在榮欽曾經提起過一些事情,她還記得一些。

    難得唐喻斟問她,她便故作高深的輕咳兩聲才開始解釋。

    “這些地頭蛇八成是有人做靠山,或是在城中勢力較大,否則也不會明目張膽的來收銀子。公子的打扮一看便知是富貴人家,若是尋常小賊一定避之不及,他們卻恰恰相反,說是沒人撐腰,我可不信。”

    這話倒是很有些道理,唐喻斟當即想到了盛德的父母官洪大人,卻并未想到是這么一個庸庸碌碌的人養出了刁民。

    入夜后的城郊,一位身長玉立的黑衣公子正站在一眾地頭蛇中間,搖著折扇好不愜意。

    “昨日可是有一位華衣公子帶著個容貌驚艷的姑娘進了城?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哪來的?多管閑事......還不快滾?”

    那位黑衣公子并沒有離開的意思,反而站在那里一動未動,一眾地頭蛇蜂擁而上的瞬間,他才出手果斷決絕的將那些小嘍啰一一打倒,站在一旁的竹枝這才行禮稟報。

    “侯爺,已經查清,為首的叫做馬大骨,都是些烏合之眾。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叫囂著的眾人一聽到侯爺二字,皆是滿腹狐疑,直到刻著定興候三個大字的金牌亮出來,他們才算是直到眼前的人物究竟是何許人也。

    見那些小嘍啰紛紛跪地求饒,榮欽依舊是一副冷臉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識抬舉,怪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說完,榮欽便和竹枝一起離開了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顧灼華的肚子都已經餓的咕咕直叫卻還是未見竹枝的影子,要知道幾個人的伙食可一直都是竹枝負責的,她這一走,可不都要餓肚子了?

    走出房間打算到廚房去瞧瞧,便撞見了唐喻斟,只得隨口應答。

    “我讓竹枝去查那些地頭蛇,昨晚去的,這會兒可能......她不在,不如咱們出去轉轉,買些吃的回來?”

    三人在路邊吃了餛飩后,便打算去買些米,這樣的事,三人也都是頭一遭,好不容易問出一個糧鋪的位置,卻還趕上歇業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顧灼華只好又開始了她的尋寶之旅,看見什么都忍不住上前摸摸碰碰。很快便被一個捏泥人的老者吸引。

    這泥人是被上過色的,精致可愛,倒是比她從前做的強了太多。榮欽那么有錢的人,怕是看不上這些小東西,再說榮欽也不在,又該怎么捏?倒不如逗逗唐喻斟。

    “老板,捏兩個泥人,就按著我和他的樣子吧?”

    顧灼華俯身趴在桌案前擺弄那些泥人,轉過頭指了指唐喻斟。似乎是沒想到會被顧灼華點名,唐喻斟眉頭緊皺別過頭去,見他一臉的不樂意,顧灼華只好嘟著嘴改了口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然捏個蒼鷺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這泥人都是一對兒一對兒的,自家王后身邊怎能是個暗衛?即便是唐喻斟不大樂意,卻還是由著顧灼華。

    一路上,幾乎都是唐喻斟在遷就著顧灼華的想法,顧灼華心里也是美滋滋,不管是因為什么,這樣被遷就的感覺都還是很不錯的。

    “交不上?你們是第一次在盛德城混,還是故意跟我家大人作對啊?”

    站在一邊管家模樣的人態度十分蠻橫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出了什么大事。這聲音實在是讓人無法忽視,唐喻斟和顧灼華便也忍不住上前查看情況。

    兩個量米的斗擺在地上,每個人都要把自己帶來的糧食倒進斗中,判定多少后才可以離開。

    只是,兩個斗不大一樣,左邊的要深上半寸,而右邊的則是窄了些。

    被為難的男子一臉愁容,跪在地上哀求著。

    “洪大人您就繞我這一次!今年實在是我摔了腿才沒種好糧食,我家娘子病著,閨女才五歲......明年一定有個好收成,到時候我多出一斗米孝敬您!”

    “說的倒是輕巧,這收租是朝廷的指令,給你們地讓你們種糧食,不收銀子只收糧食,你們還不知足?”

    朝廷的指令,顧灼華怎么記得沒有要求收這么多來著?在侯府的時候,榮欽好像也提起過的。顧灼華扯了唐喻斟的袖子,低聲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每家每戶,收五斗糧食?還是大斗進小斗出,哪有這樣為難人的!”

    “人口少于六人的,是兩斗,他竟多收了一倍有余。”

    唐喻斟暗暗握緊了拳頭,他身為國主,竟不知道還有這回事。地方官便如此大膽,難怪唐風松毫無顧忌。

    只是他臨行前并未帶著可證明國主身份的物件,就連天子劍也暗中被人調換。

    就在兩人不知該如何處理的時候,那洪大人的管家竟直接揚起鞭子抽打那佃農身邊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未等顧灼華出手,便見之前的地頭蛇忽然出現,嬉皮笑臉的攔下那管家的鞭子,用些碎銀避免了一場沖突,隨后便匆匆離開,顧灼華和唐喻斟也是一臉詫異,殊不知暗地里馬大骨正和洪大人養的伙計們議論著他們二人。

    “剛才看見那貴公子和漂亮的姑娘沒?昨晚我們吃過一回虧了,定興候府的小侯爺親自出手大的人,你說那二位得是什么來頭啊?”

    那伙計一邊嗑著瓜子一邊抬頭看向不遠處兩個顯眼的身影,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哪怕是惹不起的大人物,多謝兄弟提醒了!今兒進賬不少,晚上一塊喝酒去!”

    ——內容來自【咪咕閱讀】
足球混合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