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四小說網 > 玄幻奇幻 > 醫女傾城:邪王,一寵成癮 > 第1732章 要么消息,要么忍氣吞聲!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至少以歐陽華菁對歐陽晟乾的了解,還從來都沒有看見過,他再對哪個美人如此執著過。

    莫約那些,都太過容易就得到了。

    且不論是什么緣故,沒有了趙婉兮這位美人傾城的容顏,自己那位皇叔,想必也會心疼郁悶一陣子。而自己腹中的孩子又是極其重要,必定能夠自保。

    一切,看上去皆是那般的順理成章。

    早就為自己找好了一切的由頭,執念起,歐陽華菁臉上浮現出惡毒的神情,手中的匕首,終于還是慢慢劃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底閃現過報復的快、感,僅有的一絲理智,也被洶涌而起的怨懟所淹沒,歐陽華菁冷冷一笑,手下驟然用力。

    匕首的刀鋒順利劃破趙婉兮的臉皮,鮮血瞬間涌了出來,那般鮮艷的顏色,看的是她實在是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似乎被自家皇叔羞辱的不悅,也被沖淡了,惡從心底起,歐陽華菁眉角眼梢悉數都是冰冷的戾氣,狠狠往下一劃。

    然而,卻沒化動?
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牢房內的空氣流動速度似乎快了不少,就在眾人心思各異,千鈞一發之際,反轉來的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只聽的“咻”地一聲,有一枚冰涼的暗器打在了歐陽華菁拿著匕首的那只手手腕上,手腕隨之一痛,五指不由自主地一松,就要在趙婉兮臉上留下痕跡的匕首,就那么落了地。

    “哐嘡”一聲脆響,像個很奇怪的信號,生生阻斷了她才享受到一半的滿足感。

    將將壓下去的憤怒再度隨之而起,眉里眼里悉數是看得見的陰煞之氣,凌厲著視線怒瞪過去,歐陽華菁一手捂住自己的手腕,同時怒喝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什么人?”

    旋即,又是氣急敗壞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來人,有刺客!”

    依著她今時今日的地位,再加上腹中這個孩子,任憑他來的是誰,也有去無回!

    伴隨著她的呵斥,牢房外面走道的盡頭,有衣角閃動,少傾,隱藏在那處的人也漠然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從心底有了那個瘋狂的念頭開始,到成功收服逐月,說動歐陽晟乾跟她在同一條船上共同進退,再到開始算計動手,得了極好的控制權,將所有的局面悉數掌握在自己手中,不是逐月說,其實就連歐陽華菁自己,都覺著這一路走來,當真是順利的很。

    就好像冥冥之中,連老天爺也在暗中幫著她一般。

    跟逐月謹小慎微的思慮不同,這份順利帶給歐陽華菁的,只有滿心的得意,總覺著自己就是那個西岐皇室中,被真正低估的人!

    哪知也就是在這份志得意滿下,突然得知殘酷的真相,那份打擊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無奈對方是她惹不起,也撼動不了的人,唯一能做的,也不過來找找趙婉兮的晦氣。

    誰讓她是冷君遨的皇后,偏又仗著一張狐媚面孔,讓自家皇叔動了心?

    結果現在倒好了,就連這么點兒自由跟權利,也被剝奪,無形之中,真的就好像逐月說的那般,她跟他,不過只是個別人手中的提前木偶罷了。

    充其量,不過只是個棋子。

    這還讓人怎么忍?

    曾經的心高氣傲要被生生滅了,自尊更是遭受到踐踏,歐陽華菁心底的那種憤怒,呈奔涌爆發之勢,根本就攔不住。

    況且,還有出現那個人的那身裝扮,那張臉。

    歐陽華菁覺著,自己怕是要瘋。

    死死盯著因為自己的爆喝,而閃身出現在牢房外面的人,她一雙眼睛氣的血紅,音色更是前所未有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西岐人?呵,竟敢對本公主不敬,當真是嫌命長了。”

    倘若是趙婉兮那邊的人也就罷了,林子這么大,總會有那么兩只不怕死的鳥兒。

    結果……卻是西岐人?

    好,真是好的很!

    由這個出現的西岐侍衛,不得不聯想到他背后的歐陽晟乾,再甚者還有被毫不留情地嘲諷的那一幕……有一種情緒,叫做恨不得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而此時此刻在歐陽華菁的心里頭,則是只有這幾個字。

    “來人,給本宮摘了他的項上人頭!”

    跟對方怒火中燒的狀態相比,這廂的趙婉兮,卻是暗戳戳地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總算是好歹沒有辜負她死去的那些腦細胞們,到底還是賭對了。

    手腳依舊被鉗制著,臉上被傷到的地方有血滲出來,在雪白肌膚的映襯下,顏色端的是妖艷至極。又順著下巴線條往下流淌,滴答滴答地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好在,到底傷的不重,那么幾滴血,完全流的起。

    只要……

    死里逃生,趙婉兮大呼幸運,哪曾想到,還沒等她自夸兩句自己的藝高人膽大呢,眼前人影突然再度一閃。

    等到成功捕捉到移動,發現竟是歐陽華菁棄了匕首不用,居然不顧身份地抬起手,預備用長長的指甲直接抓上她的臉時,趙婉兮瞳孔猛地一縮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真正的天堂地獄一瞬間。

    就在她想著,要不要出動殺手锏好歹先避一避,畢竟這一下子若是被真的抓到了,那可不是開玩笑的,至少得被扯下一層皮來。

    結果說時遲那時快,在牢房中的人幾乎都沒有看清對方是怎么移動的情況下,此前還在走道盡頭那個西岐侍衛,竟然以不可思議的迅速閃身了過來。

    幾乎就是在歐陽華菁手中的匕首剛剛觸及到趙婉兮身上的衣服時,趙婉兮整個人,連同著壓制著她的那幾個粗壯的宮女,詭異地朝后移動了幾步。

    定眼再看,那西岐侍衛已經擋在了兩人中間。

    眉眼不動,態度不卑不亢地沉聲道:“還請公主殿下三思。”

    喊得是公主,說明至少在這一刻,是完全將她給當成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可不這樣還好,越是這樣,歐陽華菁心底的怒火,就越是壓不住。

    甚至連多余的話都懶得再說,只面色陰晴不定地盯著對方,眼底陰火愈來愈盛。

    “讓開!”

    鏗鏘有力,且冷意十足的嗓音,氣勢也令人不敢小覷。

    然歐陽華菁的威壓再強,那西岐侍衛的抗壓能力倒也不弱。僅是眉頭動了動,這一次也再沒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腳下更是沒有絲毫想要移動的意向。

    惱的歐陽華菁只想抓花他的臉。

    “本宮以西岐公主的身份,命令你立馬讓開,倘若膽敢不尊本宮的意思,西岐的宮規,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有些威脅,念在她心情不好的份兒上,說一遍倒也罷了。可若是一而再地掛在嘴上,就讓人不太舒服了。

    能伺候在歐陽晟乾身邊的人,也絕非一般人,身上至少還有不小的任命呢,縱然是公主,可是被歐陽華菁這般當眾再三侮辱,饒是那侍衛定力再好,臉上也多少有些過不去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的根源,卻是趙婉兮這個異國人。

    在歐陽華菁的咄咄逼人下,那西岐侍衛稍稍回頭,朝著被他護在身后的趙婉兮淡漠地掃了眼,神色極為不善。

    好在,不滿歸不滿,那他到底還是盡職盡責,即便是面對著歐陽華菁的雷霆盛怒,擋在前頭的身影,也依舊還是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態度不卑不亢,對著眼前這位西岐公主,客氣有余,卻恭敬不足。

    “回公主的話,西岐的宮規,奴才一清二楚。不過還請公主殿下息怒,請恕奴才不能讓開。

    王爺著令奴才守在此處,奴才便只能傾盡所有護著趙婉兮的周全,公主殿下想要肆意妄為,只怕是不能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了,就在剛剛,她已經被廢去了皇后之位,所以現在的趙婉兮,只不過是區區一介庶民罷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眼前這一幕,能聽到別人對她直呼其名,歐陽華菁指不定還會挺高興,只是眼下,聽著這侍衛別有深意的一番話,她卻只有暗暗心驚的份兒。

    此前的盛怒稍稍有所淡化,眼珠子一轉,她看似不經意地揚眉。

    “你何時來的?”

    到底算是自己人,即便沒有那么恭敬,比較起趙婉兮來,那西岐侍衛對歐陽華菁的態度,還是要好上許多。

    至少,能做到有問必答。

    “回殿下的話,就在半個時辰前。”

    半個時辰前……那個時候,她才剛剛在未央宮遭受到得知事情真相之后的屈辱感。

    所以,那人是一早就料到,自己在惱羞成怒之下或許會來找趙婉兮的麻煩,因此才提前派人保護著?

    也就是說,縱然逐月已經那般小心了,他們兩人的一舉一動,依舊還是落在了自家皇叔的眼里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精于算計卻又未雨綢繆的人……恍惚之間,歐陽華菁只感覺頭頂莫名的壓力,逼迫的她胸肺之前生出一股子濃厚的濁意來,怎么都喘不過氣。

    再看趙婉兮,氣定神閑看好戲的模樣,更是來氣。

    憑什么!

    都是女人,且她還是個異族,是南麟人,皇叔憑什么為了她,要讓人當眾下了自己的面子?

    如此行經,又可曾將她這個西岐公主放在眼里?

    不對,逐月說了,等到孩子出生,即便她是公主,也依舊還是逃不過隨時都會被抹殺的命運,要么消失,要么忍氣吞聲,夾著尾巴做人。
足球混合投注